腾讯音乐没了周杰伦独家网易云为何不高兴

来源:ob欧宝官网

阅读 23
发布时间 2021-10-19 08:48:05

  另一边,网易云的上市聆讯通过,商业布局即将迈一大步。网易云的用户们,也热烈讨论什么时候能在这里听到周杰伦。

  1993年,MP3音频压缩技术诞生。听歌只需在网页上轻轻一点,音乐爱好者再也不用担心店里的专辑卖光了。

  对方理直气壮地回答:“不行,就给你5天!”“5天根本不够回本,如果创作者死了,你们盗版谁去?”

  1999年,九天音乐网成立,标志着我国第一批数字音乐网站诞生。三年后,百度MP3搜索上线,很快占据了歌曲搜索平台的霸主地位。

  2004年,以酷狗、酷我等为代表的音乐客户端相继出现,并采取了不得随意下载的规避版权风险的功能策略。

  2005年,诞生。也是在这一年,国家版权局开始了打击网络侵权盗版的“剑网行动”,音乐就是被针对的领域之一。

  由于正版化的经营模式打开,市场各家进入了高价竞买音乐版权的新阶段,开启了并购与转型的大洗牌期。

  成立九个年头的,也与200多家唱片公司建立版权合作关系,拥有1500万首的正版曲库,在曲库规模层面占据绝对优势。

  在2013年由于版权压力投奔阿里的虾米音乐,也是在这一年,遇见了同命相连的刚刚被阿里收入囊中的天天动听。

  这两张牌加起来,让阿里在当时的流媒体音乐市场上,拥有了超过2亿的用户量,占比20%的市场份额和华纳、环球、索尼、滚石、寰亚等一众国内外大牌唱片公司版权的综合实力。

  为了争取主动性,他避开了与腾讯争夺版权的战场,试图通过内容战略的差异,即服务音乐生产者,来曲线年,天天动听用户点了一下更新按钮,一个新的音乐淘宝—阿里星球出现了。

  在APP里,面向用户的音乐服务不再是主要内容。新出现的明星广场、明星资讯、热门活动、明星商城、直播等音乐产业链的一条龙业务,让用户惊呆了。

  到了10月份,阿里星球正式关门大吉。同年7月,马化腾则将中国音乐集团收入囊中,成为版权音乐的最大占有者。

  比如个性化音乐推荐,是网易云音乐在早期吸引用户的关键。更精准的算法推荐,也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版权歌曲库的短板。

  在社区体验上,网易云音乐在产品端打通了从内容生产到粉丝沉淀的关系链路。特别是网易云的评论区,成为打牢用户粘性的重要地带。

  2018年7月,腾讯旗下、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全民K歌的MAU分别达到2.9亿、3.5亿、1.3亿、1.5亿,市占率达75%,成为当之无愧的行业领头羊。

  2019年初,网易云音乐月活达到1.4亿。同年8月,网易云音乐用户突破8亿,同比增长50%。

  这年7月9日,国家发布《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该通知被称为“最严版权令”,其要求所有未取得版权的在线音乐全部下线。

  据Fastdata《2020年中国在线年以后在线音乐行业的融资事件与融资金额呈现出下降趋势,表明这种恶性竞争干扰了市场活力。

  2017年,国家版权局管理司约谈各大音乐平台与唱片公司负责人,强调避免独家版权的购买与授予。

  其实,腾讯音乐在迅速扩张后,也难以承受高额的版权成本。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不得不采取版权分销,跟市场分享胜利的果实。

  2014年到2016年间,网易云音乐的版权音乐歌曲量占整体版权音乐的 70% 左右,但其大部分的版权都是通过、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处转授权获得的。

  2018年2月,在国家版权局的积极协调推动下,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及阿里音乐逐步达成了版权合作,各平台相互授权99%以上的音乐版权,剩余的1%作为各平台竞争的核心内容。

  尽管音乐平台仍各自保留部分独家版权,但随着抖音、快手、B站等短视频社区平台及直播模式的崛起,以及移动互联网渗透率的普及,互联网的娱乐方式呈现多样化存在。

  由此,这一阶段的竞争壁垒正在从单一的音乐内容,转向抢夺用户的关注度和使用时长等关键要素展开。

  音乐平台进入探索精细化运营的阶段,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均在直播、社区、长音频等方向进行多元化探索。

  2021年7月24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对腾讯音乐下发了《行政处罚决定书》,标志独家版权时代的终结。

  国家互联网信息中心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在线音乐娱乐市场用户人数为6.58亿人,腾讯音乐在2021年的月活则达到了6.44亿。

  其中,用户在线音乐APP下载量不足四千万次。下沉市场用户增长窗口已关闭,在线音乐进入存量竞争阶段。

  同时,腾讯音乐的ARPPU(客单价)从2018年的8.5元,缓慢攀升至2020年Q4的9.4元。

  尽管社交娱乐业务的ARPPU去年四季度升至172.1元,但作为营收占比近70%的业务,其增速由2019年的36%同比跌至8.3%,社交娱乐的付费用户数也由2019年的1160万降至2020年四季度的1080万。

  从竞争战略的角度来看,由于版权放开,大唱片公司在各个环节的议价能力被压缩,捆版销售等行为将缺乏市场,版权购买的成本得以缩减。

  对于具有先发优势的腾讯音乐而言,得益于用户量够大,不仅版权成本被摊的更薄,其收益也会更可观,这就是规模效应。

  在开放之后,网易云要么撑着去填满核心曲库的版权,来补偿用户情怀;要么有节制地购买部分版权,来安抚部分用户,并不可避免地流失另一部分用户,从而在根本上制约发展速度。

  其社交娱乐服务收入增速迅猛,2020年占比已达46.43%。但在规模层级上,仅为腾讯音乐的1/9,仍然缺乏强力的输血能力。

  所以,依然处于亏损状态的网易云,大概更希望培养快速增长的赢利点,而不是用来做收益更低、周期更长的版权投入。

  在网易云音乐的招股书中,提到募资用途时,也是注重对于社区深耕、技术研发的投入,毕竟这是未来市场竞争的焦点。对于版权类的音乐内容,网易云并没有将其视为战略性要素的明确表示。

  后版权时代,在线音乐平台轻装上阵。音乐内容采买成本降低,无疑将引导平台聚焦用户价值,从源头上推动音乐行业的繁荣。

  在外,以音乐内容为链接、以社区交付为枢纽的传统平台生态,正在被作为神曲制造机和全新宣发渠道的短视频生态,颠覆价值壁垒。

  2020年上半年,抖音播放前十的歌曲,总播放量达到945亿次,相当于全中国平均每人播放67次。

  年度新上架热度最高单曲TOP10,如井胧的《丢了你》、一支榴莲的《海底》等,播放量都超过了10亿。

  而以音乐流量触发的衍生服务如在线K歌、音频直播服务等,以及内容宣发、音乐内容孵化等变现渠道的产业链横向拓展,都变得更加重要。

  相关数据显示,音乐衍生社交服务市场规模由2016年的39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285亿元,并预计2025年市场规模将突破千亿。

  2021年1月,字节跳动正式开始测试新款音乐产品飞乐,和试水音乐版权业务的音乐发行平台BeatDynamic。

  4月,字节跳动宣布成立音乐事业部,包括负责国内音乐业务的抖音音乐、中国音乐业务拓展部门,以及负责国外的海外音乐部门。

  7月1日,据公开消息字节跳动被曝已将音乐升级为P1优先级业务,与游戏、教育业务平级。字节跳动产品与战略副总裁、原TikTok负责人朱骏(Alex)已在近期接手该业务,主导字节跳动海外音乐产品Resso。

  对于字节而言,它能够通过音乐业务整合,实现播放、宣发、版权运营于一身的生态体系搭建,从而成为现有玩家的有力挑战者。

  后版权时代,或许用户心智垄断,才是真正的护城河。这是网易云情怀标签和其高付费率,带来的粘性验证。

  同时,随着上游版权方的议价地位降低,抖音及腾讯音乐,通过站内流量与宣发渠道来换取一定形式的版权合作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借助大数据分析与算法推荐,抖音可以预测或者根据火爆的音乐作品,进行针对性的版权采买及多链路运营,进而放大音乐内容的商业回报。

  整个成熟的短视频、直播等基建搭设,也为综艺、音乐在内的娱乐性产业的工业化运作,提供了有力前提。

  相比之下,网易云音乐及等工具类产品的音乐播放器、歌单等产品功能,其准入门槛就低的多。

  2019年,抖音13位Top音乐创作者中,仅有3位为百万粉丝达人,平均粉丝量为90万,有限粉丝的粘性也并不明显。

  在私域流量愈显珍贵和稀缺的当下,网易云音乐依然能凭借低成本的H5等营销方式,屡次破圈,这本身是比较成功的。

  与B站诸如后浪等兼具平台IP与用户形象的营销不同,在用户形象上,网易云走了一条类似于豆瓣的内化道路:即生产外界难以简单触达和理解的社区文化内容,从而引发了“网抑云”的嘲讽。

  同样拥有占比89%的90后高价值用户的网易云,却少有像B站蜜雪冰城营销歌曲与屈臣氏营销歌曲《热爱105°C的你》,打破抖音神曲垄断的商业表现。

  此外,社区情怀标签与娱乐功能加码的体验冲突,版权采买与商业价值的策略矛盾,用户增速与社区文化门槛的对立,都清晰可见。

  面对阵势拉开的腾讯和字节,2021年5月26日,网易云音乐向香港联交所递交了IPO申请。但在通过聆讯之后,却自发推迟了上市计划。

  反倒是,做媒体内容起家的网易,做社交内容起家的腾讯和做娱乐内容起家的字节跳动,纷纷显示出对流媒体音乐市场的掌控力。

  但新的“三巨头”,远没有形成稳定竞争关系。它们各有优势,业务壁垒也无法相互隔离,这无疑会进一步加剧竞争。

上一篇:暂缓上市网易云音乐为何不被看好? 下一篇:产品体验报告 网易云音乐:社区的坚守和再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