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缓上市网易云音乐为何不被看好?

来源:ob欧宝官网

阅读 22
发布时间 2021-10-21 10:43:13

  “在监管加强等大环境背景下,核心原因是投资人对网易云音乐IPO的信心不足。现阶段上市,估值可能达不到上一轮融资给出的市场估值,这会引起早期投资者的不满。所以网易云音乐只能选择暂停上市,等待更好的上市时机。”

  值得注意的是,在网易云音乐通过聆讯前,在线音乐产业还发生了一件意义重大的事件,那就是网络音乐独家版权时代已经结束。

  “其护城河并不坚固,仍需要修炼内功”。取消独家版权有益于在线音乐市场恢复有序竞争状态,但并不意味着音乐版权免费或降价,网易云音乐在该方面的成本并不会大幅降低。而且,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对线上音乐市场的争夺,也愈加猛烈。

  监管政策的变化和资本市场对网易云音乐IPO信心不足,或均是导致网易云音乐暂缓上市的重要因素。

  “上市时机的选择和上市阶段的市场行情十分重要。因为企业走向公开市场是个很大的事情,企业对内、对外需要做好充分准备,网易云音乐在这些方面做的准备似乎并不充足。因此若现在上市,市值可能与投资者期望值不匹配。”

  一方面是一级市场给出的估值虚高,另一方面企业自身经营的模式不成熟或壁垒未充分建立,外部市场不能清晰预判这些企业未来价值有多大。”

  上述投资人认为,快手持续亏损,股价持续下滑,已经让快手成为资本市场研究新经济公司的反面参照物,也提高了投资人对新经济领域项目的警惕性。截至发稿前,快手的市值已从最高点1.738万亿港元跌至3523.7亿港元,蒸发近1.4万亿港元。

  网易云音乐的主营业务还没带来利润,加之其护城河和变现价值都未给投资者们带来很大的信心,所以投资人会担忧现在处在发展阶段的网易云音乐上市后,会出现快手股价下跌这种情况。若如此,将对网易云音乐产生较大影响。

  为了降低头部版权缺失所带来的负面影响,网易云音乐开始主打“音乐+社交”路线,全力扶持独立音乐人。房东的猫、颜人中等一批新生代独立音乐人,借此走向了大众。

  究其原因在于更多的玩家将有可能重归赛场,抖音和快手等诸多短视频玩家也开始突袭在线中国音乐营销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无论是推歌还是推歌手,短视频平台都成为首要渠道,“在抖音站内刷屏”成为了排在歌曲宣发期内大众化传播成功标准第2名的位置。这对网易云音乐而言,是必须正视的强劲对手。以字节跳动为例,其在播放、内容生产、宣发、版权运营等音乐产业链关键节点的布局,一个不落。去年,字节跳动还在印度与印尼市场上线一款名为Resso的音乐APP,通过算法向用户推荐音乐。

  今年以来,抖音在音乐方面更是动作频频。年初上线日,字节跳动又将音乐业务升级为P1优先级(与教育、游戏业务平级),由字节跳动原产品与战略副总裁、TikTok原负责人朱骏负责该业务。

  另外据36氪报道,抖音与腾讯音乐于2019年末达成音乐转授权合作。并且字节跳动也与索尼、华纳、环球三大唱片公司签署了全球授权协议。

  快手也早早开始在音乐领域的探索和布局。2018年3月,快手成立独立音乐部门,一个月后启动“音乐人计划”,在流量以及收益等方面加大对原创音乐人的扶持。

  2019年11月,快手联合、酷狗音乐等4家在线音乐平台发起“音乐燎原计划”,希望通过整合五大平台音乐资源,重新打造、融合一个唱、听、看、演各环节完整的音乐生态。

  今年3月份,快手首次确立直播间场景的音乐版权结算标准,并在原有结算的基础上新增了词、曲版权的单独结算以及独立音乐人结算通道。5月26日,上线音乐应用“小森唱”,为用户提供用AI打造专属原创歌曲、K歌、短视频KTV上线月,快手推出双击音乐计划等,加码对音乐人的扶持力度。

  有消息传出阿里巴巴欲重启虾米音乐。据天眼查信息显示,阿里旗下公司正申请多个“虾米音乐商标”。

  当版权不再是护城河的时候,若是字节跳动、快手等平台不惜代价,争夺版权,那么中国在线音乐平台的市场硝烟会更加浓重。面对短视频平台的围堵,网易云音乐未来要做的不仅是保持住营收增速,还要将利润提上来。

  据网易云音乐递交的招股书显示,即便收入成倍增长,网易云音乐做的仍是一门亏本生意。2018至2020年连续三年净亏损额分别为20.06亿元、20.16亿元、29.51亿元。截至2021年3月31日,录得净负债70亿元。网易云音乐在招股书中也承认,未来的盈利能力尚不确定,预期亏损将持续至2023年。

  其中,营业成本由2018年的24.65亿元增加至2020年的54.91亿元,这一项主要系内容服务成本的上升(包括向音乐厂牌、独立音乐人及其他版权合作伙伴支付的内容授权费,以及向直播表演者及其直播公会支付的收入分成费)。比如,2020年的内容服务成本为47.87亿元,占总营收的九成。

  如此高昂的内容成本,也让丁磊颇有怨言:“国际三大唱片公司在中国的独家销售模式,使网易云音乐付出了超过合理价格2-3倍的成本。”

  腾讯音乐就是一个典型案例。腾讯上市后便实现盈利,但其“现金牛业务”不是作为起家业务的在线音乐服务,而是以K歌和直播业务为主的社交娱乐业务。该业务主要由包括“全民K歌”在内的在线K歌,和酷狗、酷我两大音乐App的音乐直播中购买虚拟礼物和高级会员组成。据腾讯音乐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业务的收入超在线倍,在此之前这一数字甚至达到3倍。

  在招股书中表示,上市募资的用途将主要用于深耕音乐社区,丰富多元音乐内容,继续创新并提高技术能力。另外,还将用于甄选合并、收购及战略投资,运营及一般企业用途。将直播等社交娱乐收入做大、比重做高,或是网易云音乐未来的趋势。

  连线Insight曾在文章《“不务正业”的网易云音乐,赌赢了社交?》中分析,网易云音乐社交娱乐服务的发展速度较快。2018年,“在线音乐服务”收入占比高达89.4%,但2020年其在总营收中占比降至53.6%,而“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板块在总营收中占比已达46.4%。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网易云音乐“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板块的营收分别为1.2亿元、5.4亿元、22亿元,2020年该业务营收是2018年的18倍。

  网易云音乐在发展社交娱乐业务的同时,也在进一步挖掘原创音乐人创造的市场吸引力。招股书显示,为了更好地服务于独立音乐人,网易云音乐开发了基于AI的音乐制作工具及数字收入结算工具,帮助音乐人发掘音乐资源,并通过多频道社区功能,帮助独立音乐人接触到更多的粉丝,实现互动。

  需要注意的是,短视频平台新秀入局后,在线音乐市场受到直面冲击。根据《2020年中国在线月,在线音乐使用时长环比下降超过50%的用户中,使用抖音和快手的时长环比增幅超过72%。行业面临着挑战,网易云音乐无疑也压力巨大。

  资本不会为网易云音乐的“情怀”买单。若要重启上市并拿到好的估值,网易云音乐须尽快提高盈利能力或有足够性感的商业故事,如此,资本可能才会对“全球音乐社区第一股”重拾信心。

上一篇:网易云音乐产品分析和改进建议 下一篇:腾讯音乐没了周杰伦独家网易云为何不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