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云对话江海洋:云技术电影新的时代

来源:ob欧宝官网

阅读 36
发布时间 2021-10-20 08:44:07

  当前位置:首页行业资讯企业访谈 华为云对话江海洋:云技术将电影制作带入新的时代

  江海洋,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国家一级导演,近几年专注于推进中国影视的工业化进程。在华为云TechWave云原生媒体服务专题日对话环节上,江海洋导演与华为云共同探讨了当前影视制作的技术发展动态、云技术给影视制作带来的影响,以及基于华为云的创新实践。

  华为云:您在影视行业已经耕耘了四十年了,近几年,您为了国内影视行业的工业化在积极的奔走,也向政府提交了很多关于这方面的提案,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您做这些提案背后的初衷吗?

  江海洋:我从事电影有四十多年了,经历了电影工业的好几个版本。如果把电影仅当成工业来划分的线岁,但是它又是七大艺术当中最年轻的一个艺术。诞生在蒸汽机时代,从生下来起,就跟工业结下了不解之缘。在某种意义上说,电影是技术的艺术,也是科技的艺术。

  当年卢米埃尔兄弟通过走马灯发明电影。电影的基本原理是24格,通过动的装置,让静止的画面动起来。电影跟科技不解之缘就在于,每一次工业的发展都把电影推向了一个全新的境界。

  过去电影是没声音的,后来有了声音,再后来变成彩色。2008年我拍《高考1977》电影的时候,用的还是胶片,到2012年,电影胶片正式退出历史舞台。从那时起,再也没有电影能用胶片拍了,我们进入到数码时代。彩色胶片大大拓展了电影的感染力,数码时代又改变了电影的很多观念。

  从当今来看,工业科技的发展对电影的影响可谓牵一发动全身。无法想象,科技会把我们带到什么地方,也无法断定,下一个技术革命是什么,有什么在等待着电影。所以面对新的技术,让人兴奋又惶恐,兴奋的是电影的表现力更大了,惶恐的是面对新科技的发展,我们准备好了没有,有没有资格加入下一轮的竞争。像现在,我们就遇到了一个全新的课题:云制作。有了技术的加持,影像的清晰度、表达的能力更强,能更好还原真实,有些地方去不了、也拍不下来,现在通过特效,就可以做到。

  江海洋:对,就像《攀登者》,用传统技术的话,这部电影是不可能拍出来的。电影主要描写的是1960年和1975年,中国登山队两次登上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整个电影的画面,有将近百分之七八十全部跟雪山有关,你能想象吗?珠穆朗玛峰,我们摄制组一天都没去!高原反应没有几个人能够经受得住。在那生活和工作强度太大了,没有经过专业训练,根本达不到,再往上走,那就更不可能了。实地拍摄这部电影根本不可能。如果不去实地,哪来的雪山,哪来的冰裂缝,都没有!更别说最后登顶了。

  我们这个戏是在天津蓟县的一个采石场拍的。三面是山,当中有一块空地,我们就在这个空地上搭了一些山的外貌,但没雪。正好隔壁有一个滑雪场,一车一车的雪往这送。

  老实说,这些东西拍出来也像,但是还有一些东西是根本造不出来。比如说大风把帐篷吹起来,大家不抱成团的话,人就可能被风吹走。攀登珠峰,这些是正常的自然场景。

  导演说后期的特效都能保证,说最后能还原到什么程度,我也不知道,毕竟眼见为实。韩国的特效总监跟我说他们努力,但努力没用,态度好也没用,结果最重要。

  电影讲效果,两次上珠峰,一次是黑夜,一次是白天。第一次是晚上凌晨两点多,四面应该都是黑的,会有一些雪山映着的光。可以特效做,但是要让观众相信这是世界最高峰,而且要从镜头各个角度去渲染它。

  江海洋:没有啊,所以每天拍,每天我都在担心,因为后期和特效都在韩国做,我们看不见。这个片子必须9月20号成片,因为10月1号是建国七十周年,《攀登者》是国家指定的献礼片三部之一,压力好大,这基本上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整个拍摄过程中,没有办法控制后期和特效的质量,我没有办法想象能做到什么程度,等发现问题时,我知道几乎已经没办法改了。在电脑上看精度非常高,一放到大荧幕上,哪个角落要穿帮就死定了,这个戏就完蛋了。验收的时候,我说必须到一个标准放映间去,只有在大荧幕上,我才能判断这个好不好用。我们在一个棚里没日没夜地看。还好,做得特别像,已经把我们拍的跟特效叠上了,尤其是登上珠穆朗玛峰在山上的那一组镜头,拍得是真好,看得热泪盈眶,真是天衣无缝。

  现在回过头来再看我们四个月的那些担惊受怕,当时什么也看不见,要是早点拿出来我们不就放心了吗?那时没有传输条件,因为文件太大了,传是不可能的事情。往返韩国飞去搬也没意义。

  有一次,我把这个事跟上海支持我们搞特效的市长说后,他说,现在电影到这个程度,你能不能用最简单的方法告诉我,电影特效是什么?我说“三无”:无中生有,没有可以给你编出来;无缝对接,我们拍人站在顶峰,他造出来的顶峰跟我们接上,而且看不出痕迹;无所不能,无论你要拍什么,我们都可以做出来。美国人做了《火星救援》,谁也没去过火星,《泰坦尼克号》这么大的船翻了,惊心动魄,人们还都相信了。

  作为一个导演,电影特效增加了我的想象力,如果我不知道特效可以这样做,写剧本的时候,就不敢写!特效的结果,让我真正觉得一个新的时代到了,可以无中生有,无缝对接,无所不能!

  江海洋:这要从2016年讲起了,我被聘为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参事实际上是市政府的智囊团,为上海市的整个的发展提出建议,如果建议好就可以采纳。市长说从1950年有参事制度以来,搞电影的人成为参事,我是第一个,要为上海整个未来的电影发展多出主意。

  2016年9月2号发完聘书后,我就开始思考和写报告,4号中午把报告送到参事室,参事室主任给与肯定并送到市长办公室。市长批示说,江海洋参事的建议很有见地,请上海文广局牵头,经信委、发改委配合,立刻组织人员调研并推进,紧接着就指定上海投资咨询公司做调研,我跟他们一块。

  4个月以后,上海文广局发布的上海未来文创产业的重点50条中,第一条就是我提的:关于在上海建立全球高科技影视中心的建议。第二年,在(上海)市委市政府发的2020年到2035年上海文化产业的规划里,将其命名为1+3+X,1是指整个上海影视产业是上海今后文创的第一位,要建立全球高科技影视基地。

  华为云:您期待这个全球高科技影视基地,特别是云技术,为我们中国的电影事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呢?

  江海洋:记得去年就在这个棚里,我们全国特效企业开会,也是上海“一带一路”电影周。华为也来参加,谈到了这个云平台,大家一拍即合。我们要解决影视后期量大以及后期与前期隔断的问题,云平台也在找有大量影像处理的机会,所以云平台用在电影制作上,双反合作真的是天衣无缝。

  现在已经谈成了,合约也签了,由4家单位一块签,一个是国际旅游度假区的政府组织,还有中国电影科学研究所的国家机构,将来制定标准都是他们,然后有华为,还有鸣锣公司。

  上次去华为公司,签约我也在,所以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开端。这次开论坛,我把一线搞电影的人请到这来,有中国电影导演协会的会长李少红,中国录音界的泰斗、两次世界最高录音奖金卷轴奖得主、四次金鸡奖最佳录音得主、中国录音师协会的副理事长陶经、中国电影摄影师协会的会长、中国电影剪辑协会的会长等,一起听华为的同事分享什么是云平台。

  听的时候,我们就在研判云技术将为电影制作带来什么,大家都很兴奋,也都很新奇,云给我们后期制作所展示的,给电影所展示的那个前景,足以使我们觉得一个新的时代到了,我们能做到前期和后期同步了,我也不担心拍摄结束后,到快发片了,才能跑到韩国看到结果。现在,每个后期制作的步骤就在云上,如果想了解进度,直接在云上观看,就不会一直睡不着觉了。

  新的技术带来的是整个行业的一次飞跃,我们以欢呼的心情来期盼云,就像我们在天底下,仰望云,渴望它改变我们,给我们带来全新的世界。

上一篇:华为下线云电脑服务“罪魁祸首”是鸿蒙? 下一篇:华为云电脑将停止服务 云电脑行业警报拉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