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云“快进”背后:云计算形势重构深耕产业数字化

来源:ob欧宝官网

阅读 13
发布时间 2021-10-19 09:03:43

  不同的是,1.0时代,云计算的客户是喜欢“尝鲜”的互联网企业。虽然布局更简单,但总体市场规模有限。迈入2.0时代,云计算的客户转向以中大型组织为主的政企市场。云计算企业的经营模式,也从卖设备和算力,转向卖服务和解决方案。

  2020年的云栖大会上,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宣布阿里云进入2.0时代,而今年5月的峰会上,他再次喊出:“如果今年只做一件事,那就是做好服务。”

  北京时间8月3日,阿里巴巴发布了2022财年第一季度财报。在这份财报中,阿里云对外传递的价值该如何看待?站在云计算行业来说,阿里云有没有迈出新步伐?

  对于所有云计算企业来说,前期巨额的硬件、建设等开支是无法避免的,这也导致亏损至今依然是云计算行业某些玩家面临的常态。不过,阿里云已经“苦尽甘来”。

  阿里最新一季度财报披露,阿里云Q1营收达160.51亿元,重要的是,自2020年三季度首次利润转正以来,在过去三个季度里,阿里云分别实现经调整EBITA利润2400万、3.08亿元和3.4亿元,利润持续扩大。

  首先,在云计算这个特殊的“重资产”行业里,从成本上说,阿里云的盈利证明云计算前期的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在规模效应下终于走入了平衡期。

  因云计算必需的服务器等硬件的特点决定了,客户规模是盈利的必要条件。它的扩大代表边际成本的降低,即一次铺设后,采用的客户越多,利用率越高,摊薄成本就越低,跨过那个盈亏平衡点之后,成本压力向下,营收动力向上。

  来自亚马逊的例子是,2015年,它首次披露云计算业务AWS财务状况,报告期内AWS获得6.6亿美元净利润,甚至扭转了亚马逊整体的亏损状态,而在跨过那个平衡点之后,一路盈利至今。

  从整体业务逻辑上看,作为继亚马逊之后全球第二家在财报中公布盈利的云厂商,阿里云的正向成长证明,云是一种能自己造血、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

  换句话说,从最初的卖设备到现在的卖服务和解决方案,基于云的PaaS化/IaaS化服务改造能够与传统云计算模式良好衔接,并转化为商业产出,而阿里云已率先跟上节奏。

  2020年6月,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在阿里云峰会上首次阐释“云钉一体”时,给出了一个“PC+windows”的比喻——阿里云是基础设施,钉钉是操作系统。

  实际上,云钉一体大致经历了从去年6月概念提出、去年9月云钉合并、今年1月钉钉从基于IM的协同办公平台,升级为企业协同办公和应用开发平台几个阶段,这一次的云钉并表可以视为一个标志性事件:钉钉在阿里云体系中“操作系统”式的平台地位被进一步确认。

  这么说或许稍显抽象,举一个例子,山东能源通过选用钉钉作为移动数字化转型平台,15天开发了企业自己的应用市场,并上线款应用,其价值体现在自己的应用体系。

  这种“专属”意味着,企业可以在基础功能之上,自行实现需求的解决。就像阿里云基础产品负责人蒋江伟所说:“很多公司做的Paas,比阿里云做的还要好。”合适的,或许是最好的。

  站在另一个角度看,还有很多人将云钉一体类比为微软的Azure+Teams,将其称为“企业市场的头等舱机票”。

  实际上,阿里云的路径或许正在接近微软Azure基础云+Office365/teams服务套件,云钉一体“云基础产品+灵活工具”的属性,对企业的需求、二次开发、甚至整体的数字化转型具有简化流程、推动上云进度的意义。

  值得关注的是,云钉一体配套的完善还将提升阿里云的整体估值,原因是企业选用的产品和服务会增加,阿里云的业务范围得以扩大。

  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表示,云钉一体最终的目标是希望企业IT的人员在一个基于云的技术、钉钉的低代码开发平台之上能够快速的、按需来开发。

  这背后隐含的事实是,云钉一体创造的自主需求开发环境让企业数字化转型有了自己的主动权。比如今年1月,三一重工600031股吧)在深入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董事长梁稳根要求“每周上报至少两个智能化应用的需求”,这些需求将和阿里云的服务人员一起解决,但它依然“专属于”三一重工。

  可以说,在从基础云计算跨越广泛行业、从国内走向海外的过程中,阿里云正在标准地践行产业互联网发展之道,这与阿里整体的集团战略一脉相承。

  消费互联网不难理解,以消费者为核心的淘宝等电商业务早已在全球扩张,而产业互联网很长一段时间内却是普遍的“盲区”,原因是跨度之广、信息密度之高让企业无从下手。

  那么,阿里云会是打开产业互联网大门的金钥匙吗?结合近期它加速走向海外——比如成为东京奥运会云上转播伙伴,这将给未来的出海战略带来什么影响?

  对产业互联网而言,云计算最首要的还是坚实的底层技术保障。8月2日,全球数字经济大会的信息指出,云计算在产业互联网的基础、平台、行业三个层级中属于基础层,稳定可靠是首位的。

  其实,经过征服全球最大流量洪峰“双11”,以及广为人知的12306解决方案,阿里云的技术保障能力或许毋庸置疑。

  面对产业互联网,云计算另一个问题在于必须拥有针对不同行业的经验——解决方案精准对应行业特点。

  阿里飞天一部工业大脑算法团队负责人光盐(吴云崇)在采访中表示,他去过各种稀奇古怪的工厂,比如锅炉厂、光纤厂、橡胶厂、石化厂,而阿里云如今参与的智慧城市项目、农业大脑等等,对于早期闷头做底层的云计算企业而言可谓难以想象,它的跨行业能力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IDC的报告还指出,阿里云在工业云市场、数字政府大数据市场、金融云市场均排名市场第一,鉴于政企市场上大型客户对云厂商的选择有着很强的行业示范性,某种程度上,赢得政企市场可能决定着未来云计算行业的市场格局。

  国内滚雪球式发展后,阿里的眼光与行业顶尖选手AWS等一样,快速谋求海外进取,国内加速赋能产业互联网,国外先打基础,步步为营。

  6月,它宣布在印尼和菲律宾加建两大数据中心;在新加坡,它服务于该国最大的邮政集团;全球市场,阿里云运营着24个地区超百个大型数据中心,市场规模三年涨10倍背后,阿里云做的幕后工作远比出镜次数多。

  今年4月21日,国际研究机构Gartner发布2020年全球云计算IaaS市场追踪数据,阿里云排名全球第三、亚太第一,市场份额升至9.5%,过去五年,阿里云全球的市场份额上涨近3倍。

  本届东京奥运会是首次通过云计算进行转播助力,通过阿里云与奥林匹克转播服务公司联手开发的“转播云”,让东京奥运会的国际转播中心面积缩小25%,现场工作人员减少27%。

  另外,它还让转播机构能在平台上建立自己的内容管理、创作和分发系统,这种给予企业自主权的方式,很“阿里云”。

  作为消费互联网+产业互联网两架马车中,后者的核心部分,阿里云的发展不仅是一切上层服务发展的基础,更将为自身和阿里整体打开新的成长空间与估值空间。AWS与Azure已经成为亚马逊与微软市值创新高的新动能。未来,同样的估值逻辑也会出现在阿里身上。

  8月3日,在2021数字化转型影响力峰会上,阿里云发布了数字化转型成长模型,并宣布建立“数字样板工程”长效运营机制,近乎标准化的流程背后,阿里云的实践积累正在释放给企业,成为数字化红利。

上一篇:外资向计算机板块流动云计算、数据安全的确定性较高 下一篇:《云计算白皮书》正式发布行业发展的不平衡性该如何破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