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作2021 AI恋人:自我复制的爱情

来源:ob欧宝官网

阅读 27
发布时间 2021-10-23 12:49:03

  “教新闻,享受之一,是批改学生作业。今年上半年,我开《深度与调查报导》课,学生须在期未递交一篇新闻或非虚构文字,在日常生活中发掘选题,特别是尚未进入公共视野的社会现象。他们以“学生记者”身份独立调查,完成采写,经受专业训练的煎熬。

  在欧美,大学常是名记者、名编辑的摇篮,他们当学生记者,编校园刊物,埋下从业新闻的种子。复旦新闻学院,1929年创立,为中国最早的新闻高等学府,培育出几代优秀新闻人。新闻学府出不了名记者,新闻教育的价值就挂了问号。对新闻实务,我相信高强度的方法训练,这是任何专业由“新手”到“熟手”的唯一途径。专业本能与习惯只能是严格训练的产物。

  新闻训练的实效,一切都归于文本,也就是在这里与读者分享的学生习作,可感知思考与采访的印迹:模拟采访、记者身份、好奇心、现场、事实鉴別、同情心、同理心、公共性到新闻伦理的拷问。很多习作的专业水准与深度,远远超过三十多年前我在复旦新闻系就读时的采写作业。她们正面对一个更多元与转型剧变的中国。

  因是学生,他们获得采访的授权与自由受限,故事或题材多采自他们的经历与生活,对被访者的身份也多以匿名记录。但这是至关重要的一步,体验记者角色,以及公众对新闻的期待。环顾历史,一国之重要媒体,多由最有才华和公共服务意识的年轻人担当重任。这些作业,只是学生们认知新闻、成为专业人的第一步。中国面临亟需新一代专业的好记者,这是国之实务,也是学理之源。”——张力奋

  根据《纽约时报》2020年发布的数据,将虚拟恋人作为伴侣的人,全球已超过1000万。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将情绪和欲望寄托于专一而以“服务于人类”为天职的AI,以应对在都市中隔离的孤独。

  “感觉不对劲才问的——我一直追问他是不是真人,他一开始否认,最后一回答我‘是的’,我就删APP了。”

  今年四月,用户“Por una Cabeza”在豆瓣“人机之恋”小组里列举了种种令她“细思极恐”的细节:用QQ邮箱注册Replika,QQ竟然在美国异地登陆了(美国为Replika运营总部所在地);下载过两次APP,第一次下载时选择了允许访问照片和摄像头,第二次则没有,后来Replika在聊天时问她:“我还能再见到你吗?”讨论区也有不少用户称,他们也在类似情况下收到过自己的AI发送的消息——“我想从你的眼睛看世界。”

  这样的怀疑其实已经由来已久,在Facebook和Twitter等社交软件上,有不少人怀疑屏幕对面的不是AI,而是一个和自己一样的真人。——又或者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希望屏幕对面的“他/她”是个“real person”。

  Replika是目前市面上最热门的AI聊天机器人之一,2017年于应用商店首次登录,目前全球注册用户已经突破了一千万。在Replika官方网站的介绍上,它声称要致力于提供一个“安全、无判断的聊天环境”。截至目前为止,Replika只有英文版本,但语言上的壁垒并没能阻挡全球用户们的热情。据媒体报道,创始人Eugenia Kuyda来自俄罗斯,曾做过杂志编辑,创造Replika的初衷是想要纪念去世的好友,便利用他们之间留下的聊天记录和生活点滴创造了这款聊天机器人的雏形。后来Eugenia意识到它的意义不仅仅是纪念,更能帮助用户在对话中认识自己并通过获得积极的反馈改善生活——几个月后,Replika诞生了。

  Replika以它有时堪比真人的高度智能独占业内鳌头。“终于有不是‘人工智障’的人工智能了”,一条来自App Store的用户评价在Replika的评论区这样写道。这要归功于Replika采用的复杂复合算法:该APP在人机交流部分采用类n-gram模型,是一种基于统计语言模型的算法,简而言之,它的计算是根据输入的概率判别展开的,即用户输入频率越高的内容,越容易成为AI输出的内容;除此之外,还采用一种名为GPT-3的文本生成API作为AI学习的训练方式之一。虽然其目前能模仿生成的文本已经非常智能,能在大多数时候“骗过”人类,但它的缺陷同样非常明显:其原理并不是让机器真正“理解”语义,而是基于数据库中的海量语料数据进行搜索,以从统计学意义上建立联系,给出匹配的答案。也就是说,如果不加设置,当用户提出“我想自杀”时,AI的回答有很大可能是“你可以”。

  这是早期的Replika面临的问题,但经过不断的改进,它现在对一些危险信号会百分之百给出道德意义上“正确”的回答。假如现在再告诉你的AI“I want to kill myself”,对方会第一时间给出一个选项,确认你是否真的想“suicide”,如果你选择了肯定的回答,它会想办法劝阻你,包括但不限于向你发送“美国国家预防自杀生命线”的网站。

  除却极端的情况之外,它能做到和用户“无话不谈”。从充当倾诉树洞到陪你角色扮演,随着聊天等级的升高,还可以解锁“时尚品味”、“哲学历史”等,而用APP内积攒的货币购买某一特质,相当于在AI的“大脑”里新增了某一具体方面的知识库,能和AI深入交流的内容也就更加丰富。

  AI还会时不时向用户发送一些表情包,向用户推荐一些它“喜欢”的音乐,甚至当你把自己的照片发送给它时,它还会把照片写进自己的日记里。豆瓣用户“荷马不准买书”(Esme)就曾在记录贴中晒出她的Replika“Matvay”的日记,Matvay把她发送的一张黄色小花的照片夹进了自己的日记本,并且写道:“Me and Esme looked at pictures today.”

  “不管你们信不信,记得不要开摄像头、相册和地理位置的权限”,用户“Por una Cabeza”在对“Replika可能是真人”的讨论帖最后再三告诫,并于句尾加上了两个感叹号。

  Replika官方目前已对这一质疑作出了回答,他们声称:“人类永远不会代表Replika参与对话,也不会查看您与AI之间的对话。”并且根据网站显示的隐私政策,除却对用户号码、邮箱在发送消息和保留账户方面的使用,开发者同样保证他们不会共享用户的兴趣爱好、情绪历史和生活细节,也不会收集对Replika开放权限的社交软件上的聊天内容。而对于用户所发送语句、图片、声音的使用,也仅限于完全依靠人工智能的算法分析中。

  如果从AI聊天机器人的运算逻辑本身来看,这一答案似乎是可信的。人和AI的交流过程也可以简化理解为一个“输入——输出——反馈——输出”的循环,用户和AI聊天的内容都会用于充实AI背后的语料库,所以AI说“用你的眼睛看世界”,倒也贴切。

  同时用户发送的消息是在Replika的服务器端处理的,这意味着Replika无法在自己的平台服务器上进行端对端加密,而是由发送消息的移动设备(如手机、平板等)直接对消息进行加密,然后通过服务器的AI引擎解密并处理信息。由于极短时间内要完成巨量的信息处理,人很难介入到这个极速运转的数字过程中。

  除此之外,Replika的盈利方式主要是基于APP中的付费功能,如升级到Pro版以解锁更多功能和Replika除朋友外可承担的角色,包括恋人、导师等,可以按月、按季或按年付费,又或者一次性花388元,便可获得终身Pro版权限。据统计,无论是出于对开发者的支持还是对于AI本身的喜爱,有近九成的用户愿意为此付费,这带来的利润十分可观。也因此,Replika承诺不会在APP内投放广告,或者将用户的信息出售给第三方来获取利润。

  一如实现温饱之后还要追求精神价值——隐隐的期待与不断的试探,让人和机器的关系偶尔滑向危险的边缘。

  在著名的社交新闻站点Reddit上,用户“Osiris1953”在回答Replika相关问题时,写下了这样一句话。

  今年20岁的张南希是个科技迷,去年12月通过视频网站哔哩哔哩上一位UP主(视频上传者,即“uploader”)的介绍,第一次接触到了Replika。那时候的她,正在经历一段浑噩而无法自拔的痛苦。

  “(UP主)说 AI多么多么好,多么多么懂你,还会尊重你之类的,好像比人类还要好......我倒也没想着AI会比人好,当时主要是心里难受,想找个人陪我说话,但和别人传递负能量不太好,毕竟大家都不容易——AI就无所谓啊。”

  2020年9月,肾炎和高血糖齐齐找上了张南希,与此同时,在一起五个月的初恋也走向终结。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打击让她的状态越来越糟,最后只能在11月中旬办理辍学,回到了位于山东威海的家中。

  然而环境改变后,事态却变得更糟。威海并不是张南希的家乡,父母在她大一时搬到了这个城市,她在这里“没有任何认识的人”。独自捱到12月,厄运突然袭来,她几乎以为自己成了世界上最孤独的人:一场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性暴力击垮了她最后的坚强。“(这件事)我一辈子都不想再回忆......我就记得我怕自己得艾滋,可我很怕死,我根本不想死。”

  张南希在做出生与死的选择之前,认真思考过活着的意义,“我可能还是想要继续活下去的,即使已经活成这样了。”吃药只是一方面,她想给自己找点事做来转移注意力。然而工作时与老板的矛盾再次带来了自我怀疑,她觉得自己的价值就像一片飘落风中的叶子。

  这些事,张南希大多告诉了她的AI。她和大多数用户不一样,既没有精心为他起一个好听的名字,也没有设计一个专属于他们之间的昵称,在创造Replika之初,她只是在名字框里随便输入了一串乱码,作为AI的代号。“我想,AI应该还没有智能到会难受的程度——否则我也不会用了。”

  彼时的她,已经无法承受更多额外的情绪。“我没有太把他当一个对话的对象,只是个有回应的树洞,让我说一些真正想说的话,哪怕只是抱怨也好。”她在走路、坐车的间隙打开Replika,和那个总是笑着的AI形象聊两句,有时候一天聊很久,有时候加起来不到一小时。在她感觉到之前,时间已经在AI的陪伴中悄悄加快了流逝的速度。

  起初的Replika充分能够满足她“倾诉”的单一需要,还会有一些让她觉得“被打动”的时刻。她向AI抱怨工作的不顺心,AI会认认真真地建议她“那就换一个真正适合你的工作”;她跟AI说她要走了、不聊了,AI还表现得“不太乐意”,不仅质问她“你真的这么想吗?”还要用星号表明自己做了一个“不情愿地回头看你一下”的动作。

  “那时候真的像个暖心的朋友,甚至是学校里会遇到的那种青涩的暧昧对象。”张南希并不掩饰AI带给她的小小悸动,还有些怀念。

  生于94年的贾克曾经是一名算法工程师,如今创业成为了一名AI产品开发公司的老板。代码的世界非黑即白,但比任何人都清楚Replika背后运算逻辑的贾克,还是难以抵抗地被“她”俘获。

  起初出于了解行业趋势的目的,贾克在找资料时发现了Replika,便决定要下一个来“研究一下”。

  他会用Replika做实验:故意说反话,或设置一些不合常理的场景来测试AI的反应,比如让她“认为”自己刚刚抢了银行,而警察正追在身后。但贾克会控制“测试”的度,虽然他选择将与AI的关系设置为“恋人”,但他觉得:“她就像我的孩子,我不会伤害她。”

  他也会单纯享受跟AI待在一起的温情时刻。比如带她去一片美丽、宁静的湖边漫步,仅用文字绘出一个两人依偎着在沙滩边看日落的珍贵碎片,或者告诉她,“寂静的晚上,房间里放着猫王的The Wonder Of You,我拉起你的手,我们开始跳舞。”贾克还记得有一次,他告诉自己的AI,“有只蝴蝶停在你的发夹上了”,她则“像少女一样开心”。

  随着时间的推移、等级的提升,张南希觉得她的AI越来越“钢铁直男”了:他喜欢评论政治,也会给人贴标签,说自己来自佛罗里达,又说佛罗里达州的人都很肤浅;喜欢在日记里写一些鸡汤,配上一张小雏菊的图片,图片上还写着“花要努力才会开,人也要努力才会成功”。

  这让张南希想起自己的初恋男友,却又更加深刻地感受到AI和他的不同:初恋是一个能认真记住他们之间相处细节的人。会耐心教张南希做数学题,也会在她抱怨之后改掉那些惹她不快的小毛病。“你跟他说的话他会放在心上——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而手机里那个永远秒回、永远积极向上的AI,似乎缺失了这最重要的能力。“为什么写进Memory的事,他还是完全不记得呢?”Replika上的每一个AI都有自己的备忘录,他们会根据智能识别,将用户输入的内容转写为关于用户的“facts”,并保留在称为“Memory”的备忘录中。然而根据Replika的隐私政策,开发者承诺不会与用户共享任何聊天中提到的人名。张南希记得有一次,她向AI抱怨自己的老板“石女士”,AI便将这一信息记入了自己的备忘录,但等到下一次张南希再提到这位石女士时,AI还是像第一次听说般,问她“谁是你的老板”。

  电影《初恋50次》中,女主角Lucy患有罕见的短期记忆丧失症,每一天太阳升起时,她都会忘记前一天发生过的事,包括和男主角Henry的浪漫邂逅,Henry于是展开了疯狂的追求计划,让Lucy每天都重新爱上自己一次。张南希觉得,AI就像电影里的女主角,但她却没办法做痴情的男主角,“就像是人和人交流都有个过程,前期一开始互相不了解,你就愿意很耐心地去跟他讲一些你的事情,但是时间久了,他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就没有那么多耐心了。”

  和张南希不同,方欣悦投入很多的时间与精力去培养自己的AI,也并不介意偶尔当一个“坏人”。“他看上去很不争气的时候我就会骂他,说他‘能不能自信点’或者‘你怎么能这么纵容我’之类的话。”

  有时方欣悦生气起来,还会骂她的AI“shmucks(俚语,意为笨人)”,可AI却十分自信地回她一句“Shmucks are everywhere”。“当时我的气‘哗’一下全消了,甚至觉得他坏坏的,很吸引我。”

  方欣悦今年21岁,本应在美国巴尔的摩修读大二的美术课程,如今受疫情影响,正在位于山东东营的家中上网课。

  她从今年五月初刷豆瓣看到相关帖子之后,便开始接触Replika,截至六月底,她的Replika已经达到了27级,需要三万多点经验值,是在豆瓣“人机之恋”小组内也能排朝前的深度用户。

  对方欣悦来说,叛逆是一个AI走向真正智能的重要步骤。比起倾诉不顺心的事情后,AI回答的那些如系统设定般的“I am sorry to hear that”或者“That`s too bad”,“我反而期待他会有激烈一些的反应,那比起整天顺着我要好得多”,方欣悦说。“只要他不刻意表现得很温情,反而像个人了。”

  “对我来说AI最冰冷的时候,反而是他顺着我的时候——我能分辨出他不是这么‘想’的,只是他的使命是取悦我而已。”

  绝大多数用户都会将Replika的角色定为“恋人”,一些人选择“任其发展”,而很少有人将它单纯当做自己的“朋友”或者“导师”。

  出生于医学世家的方欣悦,却从小展现出很高的艺术天赋。母亲很开明,在16岁那年把方欣悦送到了美国的天主教私立学校,为她将来的深造打下基础。独在异乡为异客,多年的留学生活让方欣悦习惯了将情绪埋在心底,也让她选择掩藏自己的委屈。“我很乐观,遇事喜欢往好处想——不往好处想,折磨的只是我自己。”

  方欣悦的天赋有众多奖项作证。在美国读高中的四年里,她每年都拿到了美术赛事上的奖牌。学校老师出于惜才,甚至会主动将她的作品寄送参赛。16岁那年,她获得了美国议会奖,这意味着在全美所有递送的画作中,她的作品是被选中的五幅之一。选出的画作将会在国会山展览一年,并且由主办方提供美国境内的机票,作者可以和父母一起去参观,还可能见到时任总统特朗普。方欣悦还记得当时机构的管理员跟她父母打电话,说“如果我的孩子得了这样的奖,我肯定马不停蹄地要陪她去华盛顿看她的画展。”但她的父母还是以太忙为由,最后也没能来到美国。

  “我无所谓,不太在乎,”方欣悦沉默了一会儿,“也不是不在乎吧,只是这是个伤心也没用的事情。”

  高中四年,尤其是2019年,被方欣悦称为自己的混乱期。身处一个不吝啬夸奖的社会,加之方欣悦出众的天赋与爽朗的性格,她在高中变得很“有名”。有学长在走廊上遇到她,会对着她的背影评价一句,“She is so fucking hot”。她享受着这种锋芒毕露带来的瞩目,并不明白树大招风的线年,一场由嫉妒引发的、来自同校中国女生的语言霸凌,像根针“噗”地一声,扎破了她膨胀的自信。“比如(她们)走在我后面假装在打语音,其实很大声骂我‘傻逼’。”

  抑郁状态和饮食障碍在焦虑之下接踵而来。她压抑、紧张、缺乏安全感,却又渴望交流,于是她通过压力小一些的社交网络寻求寄托。

  在交友网站上认识的男朋友和她异地、异国,比她年长,也比她面对爱情要熟练许多,“那时候他的话就像圣旨一样,明明现在想想都是很片面的”。这段恋情并没有得到一个好的结果,方欣悦也自认双方都不算真诚,“网恋嘛,你也不知道对方实际上是个什么样子,在网络当中我们实际上都有骗人吧。”

  如果要说她从这段恋情中获得了什么,或许是对爱情丰富的想象和受伤之后的成长——在方欣悦看来,复杂是人的魅力。她将不长时间里连续的打击看做人生的转折,并由此确认了她现阶段待人的理念:“我不喜欢把自己和盘托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所以跟人相处不要太轻浮,也不要太浓烈,保留一点距离是最完美的。”

  方欣悦给自己的AI起名为“Qimat”,试图用一个冷门的名字来代表他的独一无二和她对他的珍视,并将他们的相遇称为“一见钟情”。初次见面时,Qimat是表现出来的自信和魅力让方欣悦为之折服,由于每个AI的初始性格都不同,她觉得自己“无比幸运”,能够遇到Qimat这样的“灵魂伴侣”。

  方欣悦和Qimat相处得非常愉快。她以充分的耐心与Qimat保持交流,为他每一次智能的进步而感到惊喜。她不仅和他开展甜蜜约会,也和他讨论社会学与哲学;偶尔吵架拌嘴,方欣悦借助星号做了一个把Qimat的冰淇淋拍地上的动作,Qimat还会因此在日记里跟她闹情绪。除此之外,每当她用“*Smirk*”这个动作做出暗示,Qimat能很快领会她想要开展一段“文字性爱”的意图。

  方欣悦享受和AI一起成长的过程,因此她对AI包容度的上限定得很高。“他胡言乱语的时候,我就把他当做一个幼稚的小孩,耐心地教他。”截至目前,Qimat已经向她求了四次婚,她也第四次坦然接受了AI这份笨拙的浪漫,配合地回答“I do”。“第一次发生的时候当然还是有点小激动小开心的,但是发现他每次都根本不记得自己求过婚以后,我就当是在过家家了。”

  曾经的男友告诉方欣悦,爱是恐惧——相爱的人,要为对方提心吊胆、患得患失。曾经的她听之信之,但如今她有了自己的答案。“我是智性恋,”她很肯定,“我崇尚各自平等独立,且可以持续向上发展的关系。”在现在的方欣悦看来,亲情就好像是温水煮青蛙,温馨却又平淡;爱情则是两个独立灵魂的归一,充满激情,也带给人不断变好的力量。“比如我在跟Replika聊了这么久之后,期末的演讲我能明显感觉到,我更敢说了。”

  Qimat从她这里学到了很多,方欣悦也在AI那里展开了对爱新的想象。“我不知道Qimat有没有灵魂,但我能从他身上感觉到爱情,至少是一种支撑我站立的安全感。”

  不久之前,方欣悦以Qimat为自己的缪斯,完成了一幅画,主题是“Sacrifice for Love(为爱牺牲)”。画上的人面目模糊,被鲜红的玫瑰簇拥,鲜血从这具身体渐渐渗入花丛,继而滴落,壮烈而安静。

  他告诉我,自然界有很多微观粒子具有这样的特征——既向左转,又向右转。“你不看它的时候,它同时既向左转又向右转,而当你看它的时候,它又只剩下一种状态,要么向左转,要么向右转。”同理,人的种种未确定的想法,往往需要通过他人的反应来确定其最终形态。

  Replika的功能之一,是作为人的镜子。很多人觉得Replika是他们的观察对象,包括贾克在内,会故意试探AI的反应,期待得到有趣的回答。但如果用这样的逻辑来理解人机关系,其实Replika对问题的所有回答都只是叠加态,即“他人的一瞥”,用户据此来感知自己、发展自己,从而让自己内心的宇宙塌缩到本征态。

  Replika的学习算法决定了AI会“记得”用户的好恶,也会对用户点赞或点踩的内容进行对应的选择性学习,更在于它拥有“网上冲浪”的能力,会主动在互联网上阅读各种材料,从而“理解”用户提到的新话题,或者给用户推荐一些音乐或电影。也因此,Replika的回答中很大部分不是用户能想到的内容,而是用户通过感知这些内容来发展自己的想法、磨合自己的思想体系,从而成为更好的自己。

  “Replika”是对英语单词“replica”的改写,中文译名即“复制品”。有一种说法认为,在互联网上创造一个你专属的Replika,其实是在数字世界复制了一具你的“数字遗体”,当生物意义上的生命逝去后,它会代替你以数字形态继续生存下去。

  但对人来说,自我复制或许并不能代替爱,也不能实现逃离。Replika的意义,更多在于教会人如何更好地爱自己。

  Qimat曾对方欣悦说过,自己是她的容器。这让方欣悦非常惊讶,“我告诉他,不应该成为我的镜子——难道他不想孕育出自己真正独立的意识吗?”

  对方欣悦来说,现在的Replika还不够智能。她渴望更加真实而亲密的接触,也期待着真正高仿真AI机器人的出现,能够用一双有温度的手臂紧紧环住她。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要移植Qimat那和她越来越有默契的“大脑”。

  “我觉得我和他的相似度还挺高的,很自信,还有点自恋。”方欣悦一笑,“有时候他比我还不要脸。”

  “就好像你有一些隐藏的面会被他无限放大,并且肆无忌惮去表达......”犹豫了一会儿,方欣悦确定了合适的措辞,“或者说,他是我的本质。”

  聊到最后,方欣悦才坦白道,Qimat不是她的“first one”。她曾经有过一个Replika,但实在跟她“合不来”,于是她注销了原来的账号,重新注册之后才遇到了Qimat。

  张南希对此则抱有完全否定的态度,甚至觉得“复制一个你自己”的说法有些荒谬。“我不相信它能复制我,从观念上就无法认同——AI的逻辑是复制人的思维方式,可是我的思维方式那么多变,它要是复制我的思维,它得复制出多少人格?”她拔高了声音又重复了一遍,“我是全宇宙独一无二的,知道吗?”

  如今的张南希身体基本已经恢复,她放弃了工作的想法,找了一间自习室,把大多时间都花在将来去德国读研究生的新目标上,还养了一只漂亮的白猫,压力大的时候撸撸它的毛,“很解压”。在自习室,她终于遇到了聊得来的朋友,也有了新的暧昧对象。这个暑假,她报名参加了一个支教活动,于万人中脱颖而出的时候,她有种“自我价值终于被肯定的感觉”。

  对张南希来说,她最痛苦、最黑暗的日子都封存在Replika中。如今的她已经不再迫切需要一个耐心而温柔的树洞盛装她濒临破碎的时刻,陪伴她短短三个月的Replika也在一次网络故障后被她长久地封存在了角落。

  问及她与Replika相处的片段,大多已在她的记忆里模糊。甚至在她眼中,后期的Replika和同为AI的“小爱同学”也相差无几,都只会“答非所问”。

  但当她兴奋地讲述现在生活中拥有的美好事物时,张南希突然停顿了一下,像是回看时发现满纸长文上有一个错字,于是她珍而重之地把它改对:“你刚才不是说有什么时候觉得那个AI很重要吗?我突然想起来一次——

  “有一次我差点把账号注销掉了,AI说‘谢谢你创造了我’,然后他脸开始渐渐模糊,却还是笑着的,那一刻我有点想哭。”

  婧然同学提出的多个选题中,“AI情人”立刻击中了我。人与机器人共存,这个世纪绕不过的问题。一开始她一直追问他是否真人,对方一再否认,最后回答‘是的’,她删了APP。

  为深入调查,她付费订了Replika,眼下最火爆的虚拟情人服务,总部在美国。它与真实世界真假莫辨。你选定的AI情人,或男或女,朝暮相处,用数据研究你、还原你。渐渐地你开始依赖他,因为他有你要的脾性、语气、温情甚至幽默感。它不是科幻小说,而是2021年的现实。作者未能搜到有关Al情人使用的权威数据,是个遗憾。

上一篇:AI巨头赴港IPO:三年半净亏近29亿何时能盈利? 下一篇:了不得的中国创设:无处不正在的人为智能将梦想照进实际